保罗·因斯在退役后以评论员的身份出现在球迷视野中,相对其他红魔名宿的「指点」,效力过曼联的因斯观点比较犀利,从帅到将一个都没有逃脱他的口诛笔伐。

纵然观点比较客观或符合事实,但他还是被认为言语里存在「报复」的主观情绪。

效力曼联期间,保罗·因斯为球队出战了277场比赛,司职后腰的他打进28个进球难能可贵,最重要的是,他是红魔王朝崛起的经历者和见证人。2座联赛冠军、2座足总杯冠军、1座联赛杯冠军、1座欧洲优胜者杯冠军和1座欧洲超级杯冠军的荣誉从内到外扩充了红魔的底蕴与历史。

基恩选择曼联队史最佳11人大名单时,就将保罗·因斯的名字写上去,招致了热议,因为除去老队友的关系,两人私下也走得很近,对此基恩解释:“他是同自己一齐战斗的杰出球员。”

即便不符合「最佳」之列,当下的曼联依然烙有因斯的影子,在追逐赖斯的过程中,曼联希望赖斯能够成为保罗·因斯那般的角色,为球队提供坚韧、决心和领导力。

1967年出生的因斯14岁加入西汉姆联青训营,19岁完成一线岁已经是西汉姆联的中场核心,明日之星的色彩很重,被豪门看上也是情理之中。尽管当时的曼联并没有做到做强,但相比于挣扎的西汉姆联,也算是「人往高处走」的选择。

1989年100万英镑的转会费并不低,是因斯个人价值的体现,也是彼此合作的前提,只是原本被铁锤帮看好的领军人物在谈判僵持不下时,放飞了自我——他迫不及待地穿上曼联的战袍向记者们展示,西汉姆联球迷发起了一场声讨因斯的活动。

个性强的因斯趁机罢赛,最经典的反抗动作是双手插兜站在球场中央,由此加深了他和球迷之间的矛盾,「叛徒」标签至今没有撕去。

在曼联的因斯确实做到了极致,当的偶像布莱恩·罗布森走下坡路时,他顺势被推荐为新的领军人物之一,只是1994-95赛季成了分水岭。

布莱克本在英超抢走了曼联的风光,足总杯决赛上又被埃弗顿羞辱,弗格森决定重建,第一个开刀的对象就是足总杯决赛和与他吵架的因斯。枪打出头鸟,虽然决心扶正92班才是弗格森狠心的根本原因,但因斯的自负性格是一把双刃剑。

众所周知,他给自己取了一个「总督」的绰号,不服从替补的安排并不意外,质疑弗格森的排兵布阵只是连锁反应。弗格森以「一流的蠢货」回应了因斯。在自传中又着重形容过昔日弟子的自负又自信:”当一名球员处于巅峰状态时,他感觉自己可以穿着拖鞋就去爬珠穆朗玛峰了。”

因斯并不想离开曼联,当初好不容易从西汉姆联加盟,体会过冠军的滋味,无奈正在打高尔夫球的他还是收到了逐客令,退役多年,因斯一直耿耿于怀。

不过在离开曼联之前,因斯换了一种口吻:“我不是不尊重你,但是现在隔壁有四个意大利人等着我签合同,你却跟我说要我留下?”

何以为家?对于当打之年的因斯并不是难题,只是选择意甲的决定多少有点意外。

不过这也可以解释为“追梦”,在此之前因斯最为欣赏的加斯科因曾在亚平宁半岛非常受欢迎,于是他复制了阶段性的轨迹,只是他加盟的是国际米兰。

1995年国米在转会市场上一掷千金,因斯的750万英镑打破了英国足坛的转会费纪录。

“他是一名顶级球员,有着出色的人格魅力。他从来不假摔,不仅如此,他还会教育那些假摔的队友。”这是莫拉蒂对他的评价。

因斯在意甲的体验并不成功,状态低迷,为此丢掉了英格兰国家队的主力位置,1995-96赛季遭遇过严重的种族歧视,在联盟杯决赛上输给沙尔克04也是他提及过的遗憾。

虽然非常受莫拉蒂的喜欢,但因斯有自知之明,离开的决定并不意外。只是,性格要强的因斯以儿子为由,制造了体面分手:“我们在米兰的生活很完美,但是我儿子的成绩不好,我太太希望他能去英文学校学习。”

离开国米是他理解的「重大遗憾」,错过了与罗纳尔多并肩作战的机会,而加盟利物浦则被他认为是「基于家庭原因做出的正确决定」,即使被曼联球迷贴上了叛徒的标签,因斯表示自己从不后悔。

人都有自怜的情绪,98年世界杯英阿大战罚失点球的因斯也不例外,他想证明自己在意甲水土不服只是意外事件,当然憧憬双红会的理由不言而喻——反戈一击。

1999年5月,安菲尔德的双红会如期而至,在大战之前,喜欢玩心理战的弗格森用尖酸刻薄的话嘲笑了昔日弟子,因斯的愤怒情绪直到比赛临近结束前才得到发泄,他抓住门前混战的机会打进一球,为离利物浦扳平比分。

安菲尔德沸腾了,弗格森沉默了,因斯的主角光环毋庸置疑。但一时之喜后,因斯与利物浦并没有折桂英超冠军,相反昔日老东家完成了史诗般的三冠王。

这是利物浦生涯的为数不多的高光,两年后,因斯又一次告别。有意思的是他差一点在「叛徒」的风评上完成帽子戏法,因为他当时很接近加盟利物浦的死敌埃弗顿,最终他在32岁加盟了米德尔斯堡。

有彩头的因斯过了两个不好不坏的赛季,当新帅麦克拉伦上任时,因斯又开始耍性子了,不过他被队长袖标的奖励安抚了。其实这已经是偏心了,因为卡伦布和博克西奇闹脾气时,俱乐部的回应类似于爱理不理,但因斯却被麦克拉伦认为是「年轻球员的榜样」。

收敛的因斯确实出工出力,但也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重回国家队,虽然主力待遇的概率渺茫,但能入国家队主帅埃里克森的法眼就是因斯认定的成功,昔日英格兰国家队第一位黑人队长突然变得现实了,毕竟年龄在这里,折腾不起来。

麦克拉伦的御人之术只是暂时性的,没有多久,因斯就犯毛病了。他要求转会,理由是:「河畔球场距离英格兰西北的家有点远,开车有点累」。

于是,原本还憧憬回到国家队的因斯加盟了英甲的狼队,偏安一隅。这也预示着退役倒计时,但悲剧并没有戛然而止。

因斯在2006年麦克尔斯菲尔德镇担任球员兼主帅,2007年帮助米尔顿凯恩斯完成升级后扩大了野心,2008年他如愿成为布莱克本的主帅,但17场3胜的尴尬战绩让他的少帅头衔只保住了177天。值得一提的是,英超委员会为他开了后门,因为因斯没有执教英超俱乐部必备的证书(欧足联职业证书)。

40岁成为第一位执教英格兰顶级球队的英国黑人主帅,是幸福的,但只是感受到了主帅并不是那么好当的。后来的主帅体验中,保罗·因斯属于「到此一游」,上一次吸引线年,因为他在布莱克浦执教了自己的儿子。

小因斯确实继承了父亲的天赋,曾与国米、利物浦两支父亲效力过的球队发生过绯闻,但时至今日,1992年出生的他只能在英冠冲锋陷阵。不过倒是在性格上有父亲的影子,至少效力英格兰U21时,曾拒绝了主帅索斯盖特的征召。

不过保罗·因斯也有否极泰来时,在本月中旬,英冠的雷丁就宣布对他「转正」,理由是作为代理主帅帮助伯明翰成功保级。或许,当了教练的保罗·因斯才知道这碗饭不好端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