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东尼奥·洛佩斯·加西亚初登艺坛,便不同凡响到六十年代后期,更是引起欧美普遍的重视。时至今日,洛佩斯已被公认为世界艺坛具象界的一位杰出代表。

洛佩斯在美术学院接受的,是典型的传统教育但是,教授们的具体初领圣体的小卡门指导却并不多。藏品精彩丰富的普拉多美术馆,成为他的重要学习场所。在学习期间,他主要学习绘画,兼学雕刻,因为他不但对雕塑发生浓厚的兴趣,而且认为绘画与雕刻是相辅相成的。1964年与1969年,他应聘在母校任教,向学生讲授色彩。以后,他除了偶尔在欧洲作些旅行,便作为职业艺术家,潜心从事绘画与雕塑创作。他的创作态度十分严肃,每创作一件作品,总要反复琢磨,反复修改不少作品是历时四五年甚至十余年才完成的。

他曾对笔者说:他并不是故意要慢,而是往往对自己不满意,往往没有达到追求的目标。因此,他的作品相对不多,展出更少。但是,他初登艺坛,便不同凡响到六十年代后期,更是引起欧美普遍的重视。时至今日,洛佩斯已被公认为世界艺坛具象界的一位杰出代表。

西班牙优秀艺术传统对洛佩斯潜移默化的强大影响,是不可估量的。这一影响尤其是通过他的叔父对他进行的艺术启蒙教育,而变得格外直接和具体。他把叔父强调要想大自然学习的教诲奉为座右铭。在他学习艺术的五十年代,西班牙虽然在弗朗哥统治下,并不具备北邻法国的那种艺术创造自由,但是,抽象艺术及其它种种非造型形式语言毕竟流开来。巴塞罗那的骰子第七面和北方的阿尔塔米拉派两个著名团体,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上产生。因此,在洛佩斯的面前,存在着不同选择和发展的可能性。

他毅然选择了具象道路,因为他感到自己对其它种种造型手段有一种本能的抵触,觉得格格不入,无从借助于它们表达自己的意象。他也看到,在新潮面前作独立思考并持相同见解的人并不少见。于是在美术学院学习期间,他便和四五位志趣相投的学友结成一个小团体,称马德里写实小组,有别于骰子第七面和阿尔塔米拉派。但是,他们的小组是一个松散的同路人组织,并没有明确的艺术主张,不久便出现分化,有人转向非具象艺术–洛佩斯的好友卢西奥·穆尼奥斯(Lucio Munoz)转而从事抽象探索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